<menu id="mscgm"></menu>
  • <menu id="mscgm"></menu>
  • <input id="mscgm"><u id="mscgm"></u></input>
  • <menu id="mscgm"></menu> <menu id="mscgm"></menu>
  • <menu id="mscgm"><u id="mscgm"></u></menu>
  • <nav id="mscgm"><tt id="mscgm"></tt></nav>
    <menu id="mscgm"><u id="mscgm"></u></menu>
    <input id="mscgm"><acronym id="mscgm"></acronym></input>
  • <input id="mscgm"><u id="mscgm"></u></input>
    <input id="mscgm"></input>
    • 1
    • 2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中國楊帆藝術館

      電 ?話:15920000208

      手 ?機:13699857013

      微 ?信:13267068629

      地 ?址:深圳市龍崗區布吉西環路88號文博宮

    新聞詳細
    • 書法在現代陶藝中的運用
      新聞分類:行業資訊   作者:handler    發布于:2020-08-134    文字:【】【】【

      現代陶藝作為工藝美術領域里的一個奇葩,有著獨特的藝術影響力,隨著社會的發展,隨著陶藝收藏熱和民眾審美能力的提高,陶藝作品的經濟價值與觀賞價值都有了極大的提升和發展。每位陶藝制作者都有著各自的得力點,使得陶藝作品的市場色彩繽紛百花齊放。

      從事制作陶藝作品30多年來,我在制作陶藝作品中取得了一些成績,每每總結自己,就覺得在陶藝作品上反映出自己的語言,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書法,它閃爍著中國文化的生命根性,而每位書寫者書寫出的漢字,整體的光澤與個體的幽玄意旨,都使得我們在追究每一個漢字都會怦然心動,如何使書法的藝術純粹性與現代性借助于陶藝得到進一步的視域和表達?我在陶藝制作中受到了來自日本現代書法的影響。

      日本現代書法是上世紀80年代初傳入我國的,以日本書壇巨匠井上有一為代表,這大大刺激了我國傳統書法的布局。但無論如何刺激,有兩點是不變的:一是筆、墨、紙的材料,這是可見的,物質的;二是書法中書寫的線條表現。

      線條表現,無疑是中國歷代書論中的重點,也是日本現代書法中的重點。歐陽詢的《八訣》說:“肥則為鈍,瘦則露骨,勿使傷于軟弱,不須怒降為奇?!逼鋵嵳f的就是這個道理。無論是中國傳統書法還是日本現代書法,這都是含有絕對意義的基點,就是所謂的“意在筆先”。紙張上的筆墨視覺效果如何轉化為陶藝上的視覺效果,材質的不同,書法技藝肯定也不盡相同,刻字藝術在陶壺上早就表現的淋漓盡致,其明確性藝術性不言而喻,由此延伸出其他的陶藝作品如果由現代書法的介入,會更具裝飾性藝術性。它會從傳統書法所浸透的觀念中脫穎而出,以別具一格的視覺藝術的雙重效果而占居整個陶藝作品的一分子。因為新文學時期以來,中國傳統文化受到西方文學思潮的沖撞,中國書法家固有的思想理念與開放的覺醒意識,不能不在大背景下深刻的影響著創作心理的變化,這種變化無疑也影響著陶藝制作者的創作心理變化。讓漢字的結構,盡情盡性支撐著陶藝作品的骨骼,最大值的發揮漢字在陶藝作品中的作用,讓漢字配壺,讓壺映漢字,相印成趣又相得益彰,傳統書法與現代書法都在各自的線塊上與陶藝必然的聯系著,而非抵御。

      例如“海納百川”“物華天寶”,由顏體楷體書寫在陶藝作品上,所選擇的書體已經是以往的書法了,當今時代對以往形成的書法審美系統已不能夠固守,須有變異,傳統書法不能夠遮蔽當今時代。我想如果是由井上有一先生來書寫,他肯定是詩情大發,書寫出的筆墨線條掙脫出傳統書寫的格局,會呈現漢字所帶來的另一種震撼。那么,這樣的新穎與震撼是不是也可以在陶藝作品上體現?我在如何將這樣的漢字與陶藝的結合上,作了一些嘗試。在方正系列的陶藝設計時,方正的陶瓶形狀,我選擇“海納百川”的短句漢字,“?!焙汀按ā?,都容納在我們居住的地球上,而地球的圓形與我設計的陶瓶的方正形,正體現著方圓在我們生活中無處不在的哲理。線條組合是方塊漢字的基本特征,長短有致曲直就列的各種類型的線條,在字結構的制約下,筆法是刀法的基礎,筆法既得,刀法既可應運而生。于是,我將“海納百川”以字代畫作陶瓶的畫面,包裹陶瓶四面,每一面都呈單獨的畫面,一面的漢字與另一面的漢字都有機的結合,既獨立又組合,而獨立的一面又在引伸另一個畫面。在泥胎上刻字時,由紙上轉為而泥胎上,呈現著泥土的特質,其刀痕與筆痕之糅合,痕跡粗糲線條剛強,字形顯現張力而結體高古,秦風漢韻的滲透,不失傳統呈現當代特質。使其成為天人神合的作品。漢字原來只作陶藝的題款,這樣題款的漢字就是陶藝的點綴,為一個完整陶藝作品的低階部分,而我現在將其提到整個畫面,而泥胎成為紙張的作用,這樣最起碼漢字就成為陶藝作品的中階位置。筆勢的渾厚與結構的內力、行筆的大氣逼出陶面,漢字所具有的靈逸、蒼雄、樸拙的魅力,深具表現力的漢字書法,同時在空間結構上直逼繪畫而獲得真正獨創性以及具有明確指向的作品。

      方正的陶瓶表面上特殊的畫面,在滿目的陶藝作品中構成了一種新穎的風格,漢字的平面視覺效果從紙質遷移到陶藝,增加了書法的多元審美和另一種傳播載體,陶藝的實用作用與裝飾作用,使得空間融匯了人的原始情感的意義。涵蓋復雜精神活動的書法和陶藝的融合,更成為人們生活里關注的一門獨特藝術。方正系列作品的制作,給予陶藝欣賞者以更多彩的藝術觀照,更加增加了作品的延伸美態和收藏價值。

      在實踐過程中,我認為,只有把漢字作為自由表現自我的手段,按自己的特點,不囿傳統,智性體現時代書寫行為,才是書法的發展之道。所謂前人所說的筆墨當隨時代。書法在陶藝中的運用,豐富表現了漢字的字義,精心摹刻秦漢璽印,得封泥古匋神韻,游離在紙質之外的漢字,進行搭配,形成各異的視覺空間的字像,而陶面(平的、凹的、凸的)在刻刀的行走下更賦予陶藝的表現力,使得陶藝更具有靈性,加深陶藝的觀賞價值和作品的美感,增加陶藝作品的文化背景,以其觀賞收藏經濟價值的載體進入現代語境,獨立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便就更大。

      分享到:
      點擊次數:347  更新時間:2020-08-13  【打印此頁】  【關閉
    Copyright ? 2009-2016 中國楊帆藝術館   電腦版 | 手機版
    日本成本人片高清久久免费